又见余华 :清醒的说梦者,活着的生命力

412日晚,早在这场对话教学尚未开场前,人文外已然门庭若市”,“等候余华”的身影络绎不绝1830分,在我院高玉教授的主持下,著名作家余入座,现场已是座无虚席

余华是中国大陆先锋派小说杰出代表人物,其作品被翻译成英、法、德、俄、意、韩、日等二十多种文字,在近三十个国家出版。曾获意大利格林扎纳-卡佛文学奖,法国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,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等多项荣誉。《十八岁出门远行》、《在细雨中呼喊》、《活着》、《许三观卖血记》、《兄弟》、《第七天》……堪称部部经典。

作为我院余华研究中心的特聘教授,一身深色衬衫的余华老师面带和蔼的笑容,精炼的短发流露出平易的气质。在高玉教授简单的开场白之后,就开始了同学们期待已久的对话教学。


“我不期待优秀读者,我期待作品永恒的生命力’”

出版了这么多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,当余华面对如何看待读者的误读与错读的提问时,笑而坦言这是一件好事情。他从回忆《兄弟》出版时,文学左派和右派对上下部的戏剧性截然不同的态度谈起,说到自己从没有期待过优秀读者。读者群的庞大,他们的思想和生活状态千差万别,自然会带来各色各样的个人阅读体验,而余华喜欢得到如此丰富的反馈。

小说的完稿,只是写作上的完成,而真正的完成是读者反复的阅读。余华笑言,真正丰富的作品是让读者在其中去发现他自己,而所谓的误读错读,恰恰给文学带来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。

我期待我的作品,会保持这种永恒的生命力


“理论是思辨,创作是感受,而我是清醒的说梦者’”

余华的小说影响力很大,曾被多次改编成影视作品。而在如此巨大的成就面前,他对是否会在动笔前考虑市场影响的回答却极其坚定:我不为任何人写小说。

我在落笔的时候完全没想过这些作品今后的命运,我也不介意文学批评家们会对我的作品下什么样的评断,况且这些文学批评也不是写给作家看的。此外,面对读者对作品的批评,余华则轻松地看待为受关注与受批评是成正比的

谈及文学理论和文学创作的关系,余华说理论是思辨,创作是感受,而不管做哪一种最重要的都是保持一种思维的状态。他很喜欢年轻时的室友莫言对他的评价:清醒的说梦者


“过去还未过去,未来已经来临,你们活在最好的时代”

关于余华最受欢迎的小说《活着》,同学们也提了许多问题,余华也对此一一作了解答。上世纪持续动荡不安的时局,使得余华成功创作了这部主题先行的充满时代感的小说。活着一词充满了力量,它的力量来自于一个人对他命运的忍受。只要你把一个人的命运写出来了,时代就会自然而然地被呈现。

而当谈到对现在活着的告诫时,余华微笑答复道:过去还未过去,而我们那个年代认为的未来,现在却已经到来了,你们正活在最好的时代。

此外,余华对于当代大学生的文科学习也提出了他的建议:我希望你们学到的都是无用的东西,因为在今后的生活中,只有那些过去无用的东西才会发挥真正有用的作用


据悉,面面的对话交流束后,余华还为每一位着自己著作,慕名而来的们签名。最终,活动在现场满满的收获中落下帷幕


本文来源:浙师人文之窗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