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华访谈之十:中国的疼痛也是我的疼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