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华做客东方讲堂:文学是更早的全球化